纽约组诗

第一日

见到纽约的第一眼感觉就回到了上海
走在第五大街的一个抬头的瞬间以为是南京东路的昨日重现
公共交通虽然发达但设备陈旧环境又脏又乱
沿着铁轨蹿走的老鼠就是这个城市腐坏黑暗的罪证
永远无法理解的现代艺术的陈列与日新月异的城市建筑群达成一致
我们逛遍所有奢侈品商店,只为寻找一个卫生间
啊纽约啊纽约
你的烈日灼烧着我甜蜜的冰淇淋
你的马车抵抗着满街的香水
你的市井小道密谋着浪漫与算计
可是我为何还如此爱着你
或许只因那个下午
中央公园里轻轻的一个吻

第四日

夜雨之后,晨行好个凉快
心情摆脱了天气的束缚
自顾自地在大街上微笑
Beach Boy的wouldn’t it be nice连绵至Union Street
真是个多情的种子,不到一周就爱上了
一个新的城市,和这里的人
我的血管里流淌着纽约的地铁, 永不停歇

阴天的帝国大厦寻找着自我隐匿
一个劲地往云里钻
即使这是地球上平均海拔最高的区域
依然在天空之下
凭窗而望,这个城市如此安静
静止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静止在滚滚东逝的哈德孙河边

百老汇区排起了长队
不是为了买打折的奢侈品
不是为了买洗脑的电子设备
夜还在地平线下
天空被四通八达的建筑骨架切分
来自阿根廷的中年妇女
不安地看着她碎屏的手机
脚下的购物袋侵蚀着她的自由
素未平生的我们
靠着Google翻译打发中场休息的无聊

西班牙人?
不,阿根廷。
第一次来?
不,第三次。
能听懂么?
不能。

时代广场的初遇如此突然
让我措手不及
确实是人类主义精致的展览馆
灯火辉煌的百老汇街
让从未抬头的人们无法低头

第五日

这个城市从来不缺奇怪的人
也不缺热爱生活的人
下雨天是二十世纪的重播
晴朗天是二十一世纪的直播
我是没机会见到纽约的雪了
把城市里所有建筑都涂抹上均匀的白色
可别小瞧他,他的理想是:
消除种族歧视,减小贫富差距

再次来到时代广场
好像也不过如此
真是个喜新厌旧的人
一个事实:所谓的现代化
都是由巨大的广告牌堆砌而成
脱去衣服,我们依然生活在钢筋水泥的囚笼中

帝国大厦上,你看不清
任何一个人的脸

第六日
身体已然记住地铁站的方向
无需多说
跟着马路上自由的风行走
路上的每个人都是我的邻居
他们睁着眼,闭着眼,瞪着眼
犹如布袋中落出的彩色玻璃珠
我想和他们一一拥抱

静止的风景悬挂在窗上
若有个铭牌就可以进入MoMA
我们喜欢掏钱去买回被电子屏幕吞噬的故事
于是我也就不用穿衣服上街
一切不正常都被消化成理所当然

登上一座高楼
远方必然还有更高的楼
转过无数人
最熟悉的竟然是萍水相逢
我们为了生活奔波
我们为了理想沸腾

纽约, 一个由无数面庞构建的
大型装置艺术
和永久免费的自然博物馆

第七日

每个城市都有一扇门
隐匿于市井之中
通向歌声四起的过去
那里自由之风呼啸过醉倒的街道
煤气灯中燃烧着我们的饥饿与贫穷
清醒的人高唱着爱情与未来

凌晨两点的格林威治村
远行的火车等待着他的主人
十万个灵魂坐在街角的楼梯月台
等待黎明破晓
我们手牵手,肩并肩
在没有尽头的第五大道上
走向迷雾般的未来

 末日--归去来兮辞

吾欲去纽约
匆匆如过客
夜深常自思
遥遥三十载
平地起寰宇
俯仰难自持
隆隆车马喧
袅袅央园眠
行人眼迷离
车夫莫着急
须臾登帝厦
坐等霓虹起
霓虹日夜继
吾生东流去
乃赴西村饮
佳人亦同行
此地五十载
沧海移桑田
凭空怀吊古
三杯两盏多
四时访五道
乃觉帝都眠
渐渐旭日升
啾啾众鸟鸣
四时有更替
青春不复来
临河常徘徊
扬帆驶东崍
天地一过客
漂摇过九洲
待到东风起
泛舟瓦尔登

201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