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

惊蛰的雨唤醒
窗前一株桃树
和几声清脆的乌鸦的破嗓门
人却愈发慵懒
让日出得以追赶
他的梦、他对昨日的眷恋

谁可曾观看过加州的日出
在茫茫的太平洋边
装满了欲望的旅店

唯一没有国籍的存在:
穿越了红杉树林的风——
失去观众的艺术家

正如他看见
查拉图斯特拉站在屋顶
拿着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
面朝东方,泪流满面

2016.3 Mountain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