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林昭

你跳上桌子
地板害怕得颤抖
信仰遮住了他们的眼睛
你用右手焚烧黑夜(用普罗米修斯的圣火)

北大的冬天很冷
你大口大口地喝酒
大哭大嚎地失眠
诗歌比现实来得甘甜
未名湖吞噬任何获得东西:
自由,白日梦,与爱情
(六十年代的蓝白红)

然而它一言不发,比死亡更沉默。

那个远东第一大灵魂宰割场
即将被推倒——为社会主义
作最后一次贡献
没人记得那里曾关过两个人
一个唱着样板戏
在华夏大地上呼风唤雨
一个用尽鲜血
刻下二十多万字中国社会的血泪史
——提篮桥埋葬了多少人的梦

如今你在天父的怀抱中注视
这片你深爱的土地
享受着与世无争的平静
是啊,有谁还会想起那门口的一声通报
“你女儿被枪决了,请交三分钱子弹费”

2015.3.25 于张江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