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钢琴家 ——致王羽佳

夜色渐渐被打开
藏在伞下的香水
走过那条去东艺的必由之路
丁香花宣告她的主权:
把耳朵带走,
其余都留下。

她浑身灼热,能露的绝不掩盖
上千束目光追捕者她
她上了发条。
穿上高跟鞋的肖邦
钢琴板上浮现的双手,跟不上
黑白琴键流出的叮叮当当

她只有一次机会,报复
曲目单里一个个
高高在上的名字

丁香花开满了一路
路的尽头有人拉着二胡
201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