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北京书

随机之神唤醒了皮特·西格
消失的电波穿着夏日的蓑衣
叩开我的耳膜。一百万辆自行车
从西直门哼着进行曲驶向东直门——北京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想念你,正如
圆明园的金鱼忘却了昆明湖
张自忠路长眠了刘和珍姑娘;
可你却用夏天——世上最神秘的召唤术
将我和这无眠的夜和无尽的寒冷剥离。

二十二岁的夏天,我成功饰演了:
异乡人、骗子、沙弥、摇摆人、上流人士。

而我留给你的,不过是几首羽翼未丰的诗
在我四十四岁的成绩单上
        六十六岁的晚报上
        八十八岁的墓碑上

犹如你的雾霾,若隐若现。

2014/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