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铁轨还沉睡着,昨日的
灵魂。听,那是唐古拉山的蚝牛
吮吸地母的乳汁
在黎明溪水告别冰川,一去不返
那奔跑着,歌唱着的春天的报信人

她在一片金黄中伸出湖面
迫不及待,朝阳紧紧抱住那薄雾状的手
接着是头,是肩,是胸
是肚脐,是臀,是膝盖,是脚掌
是一头奔跑的鹿,舔舐着彩虹的嘴唇

从来没有人见过真正的太阳
日出仅仅是黑夜在蔚蓝色的天空透射的
漫无边际的影子
还有夏天的风,以及还未开口的承诺
缪斯她在海岛上,或许在云端
穿上衬衫也许就成了水仙

总有人愿意变成石头,等待着
一滴雨的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