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春里

再也找不到被黑夜吞没的那双眼睛
前进,转身,徘徊
城市的喧嚣在头顶盘旋
飞机,打印机,断头台
亚当,犀牛角,避孕套
一块分秒不差的表,做着
越轨的梦
在春天,在冬天
人群消失于身后的蔚蓝
擦肩擦不出那人的温暖
如此,这般
奈何灯火阑珊
黑夜把那双眼睛藏的很好
别让柏拉图,可怜的蚂蚁
发现黑夜的存在
在屋顶上,在月亮上,在黄河上
抚摸着铁轨
等待着火车载着那人
划破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