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又不好好看书了

到期末周心思就容易撒野,隔三岔四打开手机看文章看消息。眼看着还有两个小时编译课的PJ就要过DDL了还开始写report,作得一手好死。算了,都三年大学生活了,早就看开了。
30号考完给薛博检查完PJ就搭上去行杭州的末班车找杭州的老友们叙叙旧,最近越来越想念那些好久没见的朋友了,好像一直住在心里却从来没有拿出来晒晒太阳,所以我决定只要还在上海或者国内,每年暑假都要去找他们喝喝酒。不知是不是因为连续看了教父1和2的关系,对于那种明晃晃的充满了情绪的耳边满是听不懂的但好听的要命的镜头真是爱的没话说,而且对于过去经历的事的回忆和认识也越来越清晰,差不多从记事到现在的每一个记忆碎片都可以用一首歌、一段音乐来做代号。可能本来很喜欢音乐,所以总是会选择用某种情绪的音乐来顺带标记一段记忆,或者说当这段记忆正发生时倾向于听那种情绪的音乐。
想着想着就会觉得自己的变化好大,上一个场景还在偷莲蓬在河里像一条鲫鱼样穿梭时,下一个场景突然切到了初中的运动会、触网、各种放浪,然后又突然想起了西安的青岛的那些日子,总之当你不受控制地让记忆的导演剪片时,各种蒙太奇的组合就悄然登场了。最后只能喟叹时间的伟大,造物主的奇迹。
当然也有一些想否定的或者被否定的经历。两年甚至三年的时间,谁也不能否认之间一起经历的人与事,绝不是一句再等等或者抱歉所能消弭的。然后就倍加的珍惜,一个人得要徘徊过多少橱窗才能找到合适的鞋子啊!不过对于现在这种黄梅天气确实还是穿拖鞋比较爽,在图书馆光着脚盘腿而坐,旁若无人。在实验室里更是直接赤脚在地上走了,好像又回到了在乡下金色的稻田旁光着脚丫抓青蛙的童年了。
好像目标很坚定的样子嘛少年。嗯,还行啦,马马虎虎,依然我行我素。
3号就搭上去北京的火车啦,呼啦啦呼啦啦,脑残了,不是绿皮车,那就是轰隆隆轰隆,额,这好像是蒸汽车。。anyway, 四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以趁机好好学术一把,当然也好好再浪一把。身边那些损友已经在怂恿我去北京约炮了,嗯,这是个好想法,但抱歉哥住的是宾馆,那不是更好嘛,我去,双人间。。
大一去北京也就呆了一周,这次总算能正常的体会下首都人民水深火热的艰难生活了。当然最放不下的还是上海的朋友们,不能一起打炮了,不能出去喝酒、饕餮了,不能一起去撒野了。女神同学远在芬兰时还不忘在人人微博微信同步自己每天钓鱼喝酒出去玩耍的状态,以至于大家一致感觉女神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
谁知道呢,杭州那帮家伙不也好久没见了么,照样捞起电话来没心没肺地互黑!
好像文风变的挺厉害的据说。我还保留着高中时写的几乎每篇作文呢,当时还是各种励志哲思小清新呢!现在么,有种阮籍乱开马车的即视感,当然也没到穷途而哭的境界。
生活还是不亏待我的嘛!表妹高考成绩不错,老爸换了新号码,老姐还是宅在家,老妈每次捡起我的电话我一个劲地笑,自己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再也不用家里的支出了。在魔都过的自由而快乐,甚至都提前买好了帝都国家大剧院的票!嘿,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该去复习明天的编译考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