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啊大学

下午找黄博写莙政项目申请的推荐信,刚好他们实验室请了吴立德教授回来上课。吴老是复旦大学的首席教授,已经77岁了,但身体矍铄笑脸盈盈。教室里坐满了现在已经都是教授、副教授的他当年的学生,坐我旁边的竟然是从eBay翘班过来的研究员。吴老洋洋洒洒地在四块黑板上工整地写满了各种概率分布的证明与应用,结束时微笑地说不好意思又超时了。这短短的一个半小时让我感动不已,这才是我魂牵梦萦的大学啊,对知识的渴望与孜孜不倦地追求,享受着智力的极度愉悦感。

高山仰止,景行景止。希望多年以后的自己想起今天这段经历依然会回味无穷,不负时光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