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 Fact

昨天去百度面试Intern,面的是前端工程师,纯粹个人喜好,到下午栋哥就告诉我过了,这也就标志着我的”搬砖“模式又要开启了。

百度上海研发中心就在张江地铁站那边的微电子港,离宿舍很近,所以对于张江的同学来说非常方便。走回去路上,在某家公司门口,看到一个人边抽着烟边打电话,在问电话那头的人TA那边的空气质量如何,表现出一副对上海雾霾现状忧心忡忡的样子。我转念一想:如果他真的有如他所表现的那么担心空气质量(更准确的说是他身体健康)的话,那么他早该停止吸烟了。这是隐藏在他身上的一个二律背反,然而他却对此毫无所知。当然这个二律背反或许根本不存在,如果他的这个担忧及问题只是像日常生活中那种”饭吃了没“般的打破隔离迅速进入话题的方式而已。

在这几天的雾霾天气里,很多人都从众性地戴上了口罩,不管他们是否知道一般型的口罩对于防止PM2.5进入呼吸道是毫无用处的。戴口罩的最大作用其实是安慰剂效应,不像戴个避孕套至少在很大程度上能防止意外怀孕,所以呢,与其花钱从网上疯狂地买好多口罩还不如去全家柜台前挑几个经久耐用的避孕套。当然咯,戴口罩也不是一无是处,比如它可以遮盖你部分的懒惰与丑陋。比如漏风的虎牙啊、经年未刷的黄牙啊、一个月没理过的胡茬啊、昨晚吃阿康残留在齿缝中的韭菜啊甚至嚼再多绿箭口香糖都治不好的口气啊都可以被一个简单的口罩给掩盖的完美无缺。对于女性来说,戴口罩(如果戴的讲究、合理的话)有时候反而会增加她们的神秘感,拉远与男人的距离,从而令更多的男人好奇那美丽的眼眸和俊俏的脸蛋下面是怎样的红唇和皓齿。我就在一个黑漆漆的夜晚,在茫茫雾霭中遇到过一个用口罩掩得结结实实的妹子,当时惊鸿一瞥发现她有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和白皙的皮肤,很有冲动想上去问候下“妹妹我们是否曾相识”,但没想到擦身而过没两步转过身已经看不到她了。这雾也太大了吧。

对于我来说,虽然深知这PM2.5的危害,但也懒惰得只想等到雾霾被阳光打散的那天。因为我想到了365天“厚德载雾,自强不吸”的北京人民和那些除了牙齿是白的其他全是黑的矿工,这绝非苦中作乐或悲天悯人,只是觉得现在的人缺少些豁达的胸襟,把小题大做当成家常便饭,得了个感冒就跑去二甲医院做全身检查,长了个痘痘就去专家门诊挂一天的号(当然我这表述也是属于小题大做了)。人生苦短,何不对酒当歌,举杯邀明月(这个还是等雾霾散了之后再想吧哈哈)。

所以现在我就躲在上海的郊区吃着大鱼大肉大口大口喝黄酒,一两碗黄酒恰好一两分醉意,还能让我有清醒的头脑在这儿敲键盘写博客。不远处传来老爸深沉的鼾声、河对岸农家乐庄园的鹅声以及更远处车子偶尔悄然开过的声音。

  • ryan

    。。。。。原来如此

    • 什么叫原来如此。。你明白了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