嵊泗群岛写生记

我向来对出去玩这件事没有抵抗力,尤其是去一个从没去过又觉得很有意思的地方,所以当李扬说娄琦彬娄琦彬,我们去舟山玩吧,我们七艺画社要去嵊泗群岛写生,这么好的地方我怎么能放过呢,所以就爽快地答应了。

我是这次去嵊泗的19个人中最水的一个人了,因为大家都是背着各种画板啊画架啊旅行箱啊,个个都是一副专业的模样,就我只背着个书包——因为我不会画画。倒也不是说不会画画,好歹也上过幼儿园,画个太阳画只狗应该还是能画的,只是从读书以来在美术方面实在没表现出多大的才能或天赋,所以到大学里虽然有各种绘画社团可以加入去学画,也因这点放弃。虽然不擅作画,但我对绘画欣赏却不乏热情。大一没事干一到周末就去上海各个地方跑,当然也逛了不少美术馆、博物馆,到现在依然热情不减。也有没找到的美术馆,我记得有一个叫“达利艺术博物馆”的地方,地图上标着是在福州路附近,但我绕了福州路周围各条马路两圈还是没找到,也算是个缺憾美吧。其实有一个悖论在我身上,不喜作画但喜赏画,不善作画但擅设计。关于设计,主要是自从我学了网页设计后,之后的学习啊工作啊都要求我去接触、了解、学习一些牛X的Web 前端设计,从此就一直对网页前端设计情有独钟,想想看几个HTML标签+几行CSS3代码 +几行JS增强控制逻辑就能创造出一个狂拽酷炫叼炸天的令人赏心悦目的前端交互页面。之后买了单反,开始学习一些摄影的基础知识,对曝光、光圈、快门、色调、饱和度、锐度等等构图要素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也从一开始动不动就曝光过度到现在渐渐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拍出一些无需后期的比较好的摄影作品了。所以怎么说呢,其实对于画画我应该还是具有一定的天赋的,只是早期荒废开发导致中期懒得再去开发了。

 

好吧回到这次去嵊泗玩的话题,其实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带啊,书包里放了一个单反内胆包、一双袜子、一本《浪潮之巅》书、一个ipad以及若干充电器,算是轻装上阵吧。从南浦大桥站到上海码头的路上又见到了风车,就是那些建在海上慢慢转动的的风车,在去崇明的大巴上也看到过,一看到那风车心情就会很开心,感觉自己已经远离了喧嚣的城市进入一个安静的世界。从上海开往嵊泗的船是条大船,上船的人很多。船也卖站票,但如果上船后再加30元升舱费就可以到茶室坐着喝喝茶了,这本来无可厚非,只是想到这种上船后再加钱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种逃税漏税的行为,因为在这个交易过程中没有任何收据来往,完全是一手交易,这部分盈利的钱最终会到谁的手里,我无从而知。开船后大部分人就在座位上休息,我却按耐不住想到甲板上去看一路开过的 海景。拿着相机靠着栏杆不停地拍,却也没拍出几张好看的照片,无非就是海水、远处的山和船、被船激起的浪花,而且那边的海水很浑浊,跟黄浦江似的,所以照片的色调也很沉闷。后来试着用单色的蓝色色调去拍,惊喜地发现这种色调拍出的效果非常赞(可以见附图),刚好可以把海水,天空都渲染成蓝色,再加上海上朦胧的感觉,远处的山也显得异常迷人了。算是又获得一项摄影技能吧哈哈。

 

靠岸后就驱车前往基湖村找旅馆,把手续办好放好杂物大家就兴高采烈地区沙滩画画了。只是天公不作美,出门时下着小雨,只好都去买了一次性雨披,雨披五颜六色的的非常好看。画画的十多个人零零散散地分布在沙滩各处,大概每个人都想要属于自己的一隅安静的作画空间吧。下雨画油画好像影响不大,所以李扬和宿阳也没躲进避雨亭里画,直接脱了鞋批着雨衣坐在沙滩上画了起来 。由于她俩刚好坐在沙滩的入口处,所以大凡来沙滩的游客(大部分应该是上海人)都会驻足围观下,或称赞或长枪短炮地拍照,毕竟出来旅游嘛,沙滩也就那个样子,但是在沙滩上看到画画的人总是难得的。有的还煞有介事地讨论起画的类型和风格起来了,但我这门外汉一听都知道是在乱弹琴,打肿脸充胖子。有的人还一本正经地问这画卖不,我们也就一笑了之了。总之和围观的游客们算是和谐相处的啦。

我在那边拍得无聊了就脱掉鞋去海水里走走了,那个沙滩的沙子好像作了硬化处理,踩上去像水泥地一般。越走越深,浪打到腿上都打湿了卷起的裤腿,只好停在那望着远处的海平面和一波又一波的潮水。人在这种辽阔的环境下心情也变得平坦舒缓起来,闭上眼幻想着蓝天白云 、海风海鸟,如果再加个李斯特的钢琴曲作背景音乐那种感觉想必会更棒。这让我想起了在青岛旅游时的一些事,青岛的建筑、海滩、海鲜等等,算是记忆中一大美好的地方吧。

那个下午断断续续地在 海滩的各个地方拍了不少照片,有画社的同学们认真作画的照片,有我玩沙子的照片,有游人在海滩边玩耍的照片(这些照片中有些回来仔细一看非常有感觉,一种温暖的情感传递在沙滩和海浪之间)。晚上在下榻的宾馆那里吃大餐,开了两桌,菜非常丰富,大部分是海鲜,口味感觉一般(总觉得在青岛吃的海鲜是我迄今吃过的最好吃的海鲜),但是由于好久每吃海鲜了,所以吃起来也非常香。我和周进老师一家和几个新加入画社的同学一桌,李扬他们在另一桌。吃饭话题也就谈些艺术啊、大学生活啊、社会焦点啊。觉得吃饭兴致好像还不够高,于是开始拉动李扬他们敬酒,这一来二去气氛就活跃起来了,最后算是比较欢乐了吧,虽然我也为此被灌了不少酒。第二天早上一结账发现昨晚干掉了300多块啤酒,要知道一桌菜也就300元。。吃完饭张勇老师还很有精神地说今天晚上要把狼人、杀人、三国杀什么结合起来玩游戏,结果等到我们去找他时发现他已经倒在了他 的床上不省人事了。。于是作鸟兽散,各自躲进房间里看电视、写论文、补画,我们几个人在楼下就买了包瓜子边嗑边聊,李扬个2B还学着暴宇和宿阳抽起烟来(这个2货前一天在人人上写了篇自以为文采思想斐然的日志,其中说到自己的一个原则就是“不吸烟”。。),所以宿阳给了她一个很好的评价就是——李扬童鞋最大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走累了就上三楼看“爸爸去哪儿”,虽然在人人上看到过好多妹子转发关于这档亲子节目的消息,但也从来没点进去看过,倒是在这种地方,由于找不到更有意思的事大家就挤在两张床上看这个节目。节目还是很欢乐的,小孩子嘛,童真无限,各种卖萌出糗秀恩爱,父母开心自己开心,观众也看得开心。

然后第二天早上发生了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本来晚上我是和唐博挤在一张床上的,他床头我床尾,然后第二天早上第一眼起来抬头一看——我去,怎么是暴宇在床头!我怎么突然在他的床上了!然后我迷蒙着双眼问暴宇君:”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暴宇君一脸无辜地看着我:”我怎么知道啊。。“那感情我是梦游了么!李扬说可能是我半夜起来上厕所回去上错了床,我开始也觉得这是个在我理性范围内能接受的解释,但是后来发现昨晚暴宇给我的那个枕头也随着我的移动移到了另一张床上!所以。。我只能对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呵呵了。。(诸位看官别多想>< )

第二天上午就在旅馆旁边的一条小路上写生,李扬画老房子,宿阳用水彩画树,我么就忒无聊地在旁边拍三条狗交配。。老实说那情景还挺有趣的,你要让我讲我还能从动物心理学的角度再给你讲个2000个字的故事呢,这里就长话短说一句话概括下:母狗想和富帅狗交配惨遭冷暴力,屌丝狗见机行事命途多舛费劲千辛万苦最终成功逆袭,无奈经验不足时间太短打完炮就夹着尾巴逃之夭夭。然后么再去旁边的橘子树上摘橘子吃,不过橘子好像还没长熟又小又酸。又试着参照知乎上一篇教你如何拍出日系风格的帖子设置相机参数,大致的做法就是低饱和度、低锐度、高光,由于当时是阴天所以拍出来效果马马虎虎,能看到日系风格的影子,以后选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再试试。

然后就是一次匆忙的离开。说匆忙一点都不为过,本来说买不到回去的票了要星期一回去,然后又说有个旅行团退票了又买上票了却是一点半的票,所以大伙就匆匆忙忙赶回旅馆收拾行李奔赴码头。在这一系列的匆忙中,我这个本来最多余的人却不得不做很多负责人该做的事,李扬那家伙还在为怎么把她那两幅油画带回去发愁呢。。

总算是用一种流水账的方式把这次出行经历给写完了,中间还省略了XX字,请自动脑补。总的来说还是很开心的啦,能和朋友们一起出去玩、度过一个难忘又充实的周末,这种日子能有多少呢对吧对吧~~嗯,为了报答各位看官在上厕所时挤出时间来看我这篇流水账,我就贴几张在岛上拍的几张比较好玩的照片以作补偿吧,请笑纳。

IMG_5591 IMG_5563 IMG_5559 IMG_5551 IMG_5549 IMG_5548 IMG_5507 IMG_5505 IMG_5502 和谐的一家子 周进老师和他可爱的孩子 周进老师和他可爱的孩子 IMG_5384 非常有艺术家风范的张勇老师 画社的童鞋们 IMG_5365 IMG_5355 IMG_5291 IMG_5280 IMG_5279 IMG_5276 我们四人在船上的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