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蓬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实况”

#我是在微博上看到的,后来又在豆瓣上看到活动,http://www.douban.com/event/19952004/,然后今天下午打完球洗个澡带上相机屁颠屁颠地坐桥六去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了。下面是一些现场比较欢乐的段子,留作纪念~

 

孙孟晋:老周我给你说下今天现场的情况啊~我们在明,听众在暗(美术馆室内灯光除了嘉宾上方的四 盏灯全灭了所以现场比较昏暗)。然后呢。。今天来的听众大部分是年轻的女生,其他的最多的就是像我这种年纪的老男人了~

老周:但愿他们不是一起来的 = =

#我去,老周神吐槽啊!

孙孟晋:老周你怎么评价左小的自我包装?

老周:老周绘声绘色地模仿左小那沧桑低沉的声音描绘左小跟他说的些话,大致意思是左小被主流媒体封杀,大大小小音乐节也不敢请他去,还有两个女儿要养,自我包装也是可以理解和唯一的方式(模仿那段甚妙!)

孙孟晋:(前搭后搭地谈了不少贾樟柯的话题,让老周谈一下和老贾的故事)

老周:balabala说了些故事。。然后谈到上次拍的那部实验性纪录片,老周一本正经的说他们还是挺认真的,拍了三四天最后剪辑成了三分钟Orz…

孙孟晋:谈到了去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寻找小糖人》(强烈推荐,真心非常好看!)

老周:我也很喜欢这部片子,尤其是当Rodriguez回到南非收到空前欢迎时我就莫名的感动,应该是那种像我们一样的千千万万的普通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达到人生顶峰的感动(老周比较喜欢武侠小说,所以说话中老是会用武侠小说中桥段打比方)。但是如果我不知道他的故事而去听他的专辑估计不会引起我的兴趣,做音乐不能光靠卖故事。像中国好**(老周是真想不起来名字还是含糊其辞?)。

孙孟晋:说到中国好声音,他们那制作人在做第一期时就跟我说让我鼓动老周你也去参赛,所以如果现在让你去参加这个比赛你会去吗?

老周:应该会吧,能提高知名度啊,来看我演唱的人也会增加啊,现在好的话一场300~500个人,搞不好参赛后就能上1000,那我也能多赚点钱啊~~(半开玩笑的感觉)

#说到钱,老周和孙孟晋老师就聊开了,开始聊起音乐奖奖金、房价问题了

老周:其实我一直很不解,上次人民文学奖给我我评了个最佳诗歌奖(主要是表彰不会说话的爱情这首歌),竟然还有奖金,但我们的音乐奖屁钱都没有,只有个沉得要命的奖杯,还是玻璃的。。孙老师您真要给我们摇旗呐喊下恢复奖金制度啊!(全场哄笑)

老周:(谈起买房子的事)我们在大理的时候,大理是个很文艺的城市嘛,然后一帮人在那里谈论卡夫卡,后来发现谈着谈着谈到房子上去了,然后每个人各种吐槽自己的房东和房价,然后有人出来打断这种”低俗“的谈话,然后一帮人又回到卡夫卡的话题,然后谈着谈着又回到房子问题上去了(全场哄笑)

#台下听众问老周什么时候结婚

老周:结婚这件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balabala一坨开脱的话。。

孙孟晋:我发现老周说完这些话脸红彤彤的的~~

# 老周真性情中人

#台下听众问老周觉得自己和陈升有啥异同,觉得陈升人咋样

老周:不同的话应该是”一陆一台”。。然后讲了很多他前段时间去台湾的见闻,说了陈升不少好话,还狠狠地吐槽了下旅行团,形象地比喻之为“放羊”(老周讲的很有趣,写出来味道少了许多)。然后说有个重大发现:台湾那边做音乐的独立音乐人发专辑竟然还有政府补助!说放在我们这没被禁掉已经是大恩大德了。。(大笑)

老周还就听众的问题回答了些比较严肃的话题,比如社会同情心(假装乞丐),知识产权(夏俊峰儿子、自己的音乐),公益问题等等,不一一记录了。

 

总结:老周真是一个极具幽默感和责任感的歌者啊,虽然失明了但比很多双目健全的人都看得清楚明亮,不回避自己的缺点和痛处,淡淡的东北口音里透漏着淡淡的无奈和达观的精神。从高中开始听老周的歌,一晃五年过去了,一直很喜欢他的歌,他算是我接触最早的国内民谣歌手了,看过他的《春天责备》、《绿皮火车》,真的非常喜欢也非常敬佩他~~

最后生推下今天这个讲座的举办地——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在黄浦区花园港路200号,从南浦大桥上坐公交车时能看到一个既像烟囱又像温度计的建筑,博物馆就在那附近,我看前段时间刚办过一个安迪沃霍的艺术展,而且那边地广人稀,个人感觉是个不错的观展去处,打算下次有比较好的展览时再约几个好友去看看。

就到这吧~~什么,没看过瘾,那我就无耻地贴个和老周的合影吧~我和老周的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