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沉醉的夜晚——烟花三月下扬州小记

李白真是个无私的人,给扬州免费做了一千年的广告。一句“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让无数人疯狂迷恋三月的扬州。我就是其中之一。

本来三月末的周末我们班级计划去浙江的仙居春游,我两相比较,从上海到仙居和从上海到扬州路途差不多,都要四五个小时,预算也差不多,所以在仙居和扬州之中二选一时果断选择了扬州。既然目的地已定,剩下的只是收拾好行囊与心情鼓起风帆启程了。

上海去扬州的火车直达的只有一辆,而且是在中午,如果乘这列车的话我到扬州就是傍晚了,然后玩一上午中午就要回去,这显然就是走马观花的节奏。然后想起来可以乘长途客车,一查列次发现有早上八九点的车,于是就决定乘长途客车去扬州。

说起出发前的准备,其实我没做多少调查,因为这次是独自旅行,不用考虑旅伴的各种因素,所以一开始就打算在扬州城漫无目的的游玩。当然必要的准备还是有的,比如去百度旅游和马蜂窝上下了两份旅游攻略,把自己那本厚厚的中国自助游书上关于扬州的几页撕了下来(我历来的习惯,去一个地方前撕掉关于那个地方的介绍,希望有朝一日能把整本书给撕光 ^ ^)iPad上随便下了两部电影打算路上打发时间用,还有就是一个移动电源了。

第二天六点多起床,匆匆赶往长途汽车站。没想到在去扬州的长途汽车上竟然碰到了前几天一起吃过饭的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我们微软俱乐部的指导老师康平先生,很和善的一个人,他们全家五口也去扬州玩,真是无巧不成书(有时候不得不相信缘分这种事)。路上看了成龙的《十二生肖》,还是老样子打打闹闹的,只不过每次看到成龙那把老骨头在那里跳来跳去摔来摔去总有廉颇老矣之感。

车大概开了五个小时才到扬州西站。由于上次青岛的旅行经历,这次我一下车就打电话预定旅馆。由于车上看了下攻略,就先打了个园国际青年旅社的电话,然后被告知只剩下一间多人间了,就毫不犹豫地订了,但要我傍晚五点前入住。所以我只好先去个园。这家青旅在个园旁边的“花局里”青年创业园区,是个很有情调的一个地方,青旅的环境好的出奇,各种小清新小文艺,而且一间多人间只要五十一晚,对于我等学生游客真是不能再好了。

然后我的扬州之行正式开始了。

由于近水楼台之故,先参观了个园。扬州景点售票处可以卖联票,比单买便宜不少,但由于我有学生证,算了一下用学生证单买更划算。个园也是某个版本的中国四大园林之一,加上上次去的苏州的拙政园,我算是已经逛完了一半了。其实这些园林大都大同小异(包括上海的豫园),回环曲折的庭院,假山层叠,若是走马观花地游览不出半个小时就倦了。所以这种地方最好还是跟在导游后面听听每间屋子的历史故事,这样就会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

出了个园打算去瘦西湖,在那等旅游专线等了半个小时也没等到,不耐烦了就朝着瘦西湖的方向走。走着走着发现有扬州八怪的纪念馆,就钻进一个小巷子里去参观了。当时已经五点多了,快闭馆了,但我还是买了票进去参观。这个纪念馆里没多少游客,显得分外安静,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种状态,一种与世无争,傲然独立的存在。这让我想起两个地方,一个是陕西历史博物馆,我暑假里去时以为没多少人的,结果人山人海 、摩肩接踵,所以就算里面的展品很珍贵,现在留给我的印象只有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另一个地方是我们绍兴的青藤书屋,一个隐藏在民居中的纪念馆,小巷子里,青石板街,很有江南的感觉。里面也没多少人,芭蕉树任凭雨打风吹,枯井守在墙角一隅,里面就是一些关于徐文长的历史和字画,别无其他,但给人的感觉就非常棒,至今印象深刻。 八怪纪念馆正馆前的对联取自郑板桥的一首诗“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馆内是八怪形态各异的雕像。馆后有一个极其粗壮的银杏树,枝繁叶茂,洒下一片阴影。从银杏树下抬头看西边天空,夕阳无限好,配上纪念馆的屋檐,非常美丽的落日景色,我用iPad拍了好几张,每一张都很有感觉,心想如果换个好点的相机来拍更是美不胜收。馆内的字画我才疏学浅无法欣赏所以没驻足多久,倒是纪念馆的碑廊吸引了我。

首先看到的是郑板桥的“难得糊涂”。

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放一着,退一步,当下心安,非图后来福报也。

还有好多写得很好的诗词。摘录几首如下:

生平梦梦扬州路,来往空空白鹤归。

六水三山惟浣带,烟霞还染旧时衣。

尽风流,小乞儿,数莲花,唱竹枝,千门打鼓沿街市。桥边日出犹酣睡。山外斜阳已早归,残杯冷炙饶滋味。醉倒在回廊古庙,一凭他雨打风吹。

总体来说,这些诗词大都在抒发作者的经历了宦海沉浮之后的隐居田园之情和人生感悟,读来萧瑟凄凉却又饶有兴致。

走出纪念馆已经五点多了,心想此时再去瘦西湖未免太晚,于是开始在街上闲逛,竟然给我逛到了文昌阁。突然想起来可以去二十四桥看看夜景,于是去乘公交车,在二十四桥站下车后立马意识到自己脑残了。上网一查发现二十四桥现在已经不复存在,无处可考。但既然不存在了为啥还要设立这个站呢,不是忽悠人嘛!这就像上海地铁有一站叫“航天博物馆”,同样也是一个大忽悠。这时已经走了有点累了,天色已暮,肚子也饿了,就开始考虑吃了问题了。在扬州说到吃首先想到的必然是扬州炒饭咯,所以我就打了个的去淮海路上的一家“三香碎金扬州炒饭”店,是攻略上推荐的一家店。十五块一碗的炒饭口味还不错,比平常吃的多加了些虾仁,但也算不上美味,只能说终于吃到了扬州的炒饭。。吃完打算晚上就去逛逛关东街吧,于是朝着关东街的方向走去。突然发现关东街入口有家“蒋家桥饺面店”,我记得是攻略上推荐的一家百年老店,于是进去点了份砂锅鸡肉馄饨。其实这家店现在完全没有什么百年老店的感觉,装潢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家现代快餐店。

当时我在这家店遇到了一位扬州的本地大叔,他就坐在我对面,我和他聊着聊着就聊hign了。他是deli文具在扬州的代理经销商,去过很多地方。他给我讲了很多关于扬州的事。比如正宗的扬州炒饭该怎么做,我这才知道碎金白银原来是指炒饭中的鸡蛋和米饭。还有淮扬菜和其他菜系的区别,说扬州人特别会享受,有句话形容扬州人是“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指的是早上吃汤包,晚上去澡堂洗澡,很有意思。他讲了整个扬州的历史变迁,比如他小时候扬州小巷子非常多,纵横交错在一起,而且每条巷子都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名字,现在由于商业区开发很多巷子都被拆掉了。以前的文昌阁四面环水,但现在周围道路四通八达,就是把那些河填掉造出来的。最有意思的一点,他提醒我说,是在扬州老城区这边的建筑物都不是很高,原因是为了不让像文昌阁这样的建筑淹没在高楼大厦之中,这点让我甚是感动。

吃完饭告别了这位大叔我就开始逛东关街了。东关街给我的感觉是新旧的交融。一方面里面有各种商家在卖各种商品,比如扬州的特产、旅行纪念品,也有一些小资书店,咖啡店,最令人惊奇的是有家店在卖新酿酒,店里面还摆着个大酒缸和好多酒坛子;另一方面这些店都用的是老房子,甚至走着走着还能看到一条深深的巷子直通民居。这又让我想到了两条街,一条是西安著名的回民街,回民街给人的感觉就像集市,嘈杂混乱,有各种美食和好玩的东西;另一条是绍兴的仓桥老街,现在也算是绍兴的一个景点,仓桥老街上以民居居多,你能看到很多老人住在那些老房子里,青石板铺设的街道,蜿蜒的小河,给人一种悠久沧桑的感觉,仿佛时光倒流了五十年,当然现在也入住了一些创意小店,但不多。东关街仿佛走了一条中立的路线,所以呈现出一种既古老又现代的面貌,而且街上很干净,看不到什么垃圾,让人觉得扬州是个很精致的城市。

走出东关街,竟然发现古运河就在眼前。东关街尽头有座残损的城墙,叫“东门遗址”,和回民街出口的城墙如出一辙。古运河畔灯火辉煌,水面被渲染得五彩缤纷。我就沿着运河慢慢地往个园方向走。河畔微风徐徐,柳枝随风飘摇,由于夜色的衬托又增添了不少抚媚,我边走边哼唱着Lisa Hannigan的《I don’t know》。Lisa的声音总是让我无比的舒适和欢快,我就这样一个人漫步在古运河畔,心里想着那些关于扬州的古诗。杜牧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姜夔的“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如今二十四桥已不再,玉人又身在何处?

等到我走到个园,发现周边一片寂静,整个扬州已经入眠。花局里的店也都打烊了,我静悄悄地走回青旅,楼下的酒吧却异常的喧闹,我只好在二楼的阳台上沐着风,上上网 ,享受着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七点起床去冶春茶社吃早点。冶春茶社是和富春茶社齐名的扬州百年老店。我点了两个蟹黄大汤包,两个五丁包,两个叉烧肉包,一杯茶,总计五十六元,找了个座位享受这顿大餐。阳光明媚,茶社的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了康平先生他们一家,我们相逢一笑。

吃完早点已经快九点了,我就前往瘦西湖。瘦西湖没有什么令我印象深刻的东西,所以不想多花笔墨来写了。说来也搞笑,扬州最著名的一个景点对我来说却没有任何值得回忆的东西,我只能算是到此一游了,当然也不得不说,去瘦西湖踏春是个很好的选择。

逛完瘦西湖已经十一点多了,离回程汽车出发就两个小时了,人也走的很累了,所以也不想再去其他景点,然后就去了共和春吃了虾籽馄饨和干丝,味道不错,尤其是干丝,第一次吃,非常可口。

吃饱玩累后就直接去汽车站了,扬州之行愉快地划上了句号。

回来看到人人上同学们上传的在仙居的各种照片,很欢乐,但我没有丝毫后悔或者艳羡,因为我,想起了那个春风沉醉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