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向来萧瑟处——我的2012

    突然发现等到我想按时间顺序将我的2012幻灯片播放的时候,记忆就卡住了,英语有个很好的表达叫: “My memory fails me”。所以不得不去翻我点点博客上的日志存档,不得不去浏览电脑上的放在2012文件夹下的照片,才能慢慢地回忆起这一年里的点点滴滴。


    上半年还在本部,本部是个充满诱惑的地方,总有很棒的讲座、很棒的表演、很棒的人令你措不及防,我也“放任”自己,纵一苇之所如,走到哪是哪。在本部的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每天中午或下午上完课和顾神和昊神去北区吃饭,那种无忧无虑的感觉真的很好,我们总是会各种互黑,大部分是黑昊神和顾神,然后相视而笑。有几次做完物理实验还会出去搓一顿,然后去打打桌球。在本部我参加了很多学生组织,真正热爱的有两个,爱乐协会和校名礼品屋。在爱协我干了不少事,和朋友们一起举办了好多小型或大型的音乐会,让我对学生社团的运作有了深刻的了解。小屋是我见过的最欢乐、最温暖的地方,我在以前的一篇日志《关于小屋的东拉西扯》中写过不少东西,这里就不扯了。来张江后同本部的联系就是几次选修课的时间了,本部的社团也基本都没来往了,在张江加了望道书阁和微软俱乐部。望道书阁真的是个很好地方,安静,隐蔽,适合在铺满了阳光的午后坐在沙发上懒懒地看书,可惜整个学期都没来过几个人,不知是因为大张江的图书馆太给力了还是张江男女们对书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所以最后书阁就成了我们几个书阁成员的密室,有时候图书馆关门了会来书阁再自习会,我现在就静静地躲在书阁慢慢地回顾我的2012。下学期是我负责书阁的运作,希望能和书阁的朋友们把书阁做得热闹点。再说一下微软俱乐部,这学期貌似就我和软工的傅之越加入了这个俱乐部,所以也就我们几个人在自娱自乐。这学期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微软的企业开放日,这是我进大学来第一次和大公司近距离接触,算是长见识了。


     这一年算是去了不少地方。暑假去了西安参加在西安交大举办的C9暑期交流活动,认识了很多其他高校的同学,用了七天的时间把西安说得上名字的景点几乎都“到此一游”了一遍,这是一段奇妙的旅程,因为时间过去的越久,就愈发怀念那七天里大家聚在一起的生活。国庆节和EX去了泰山和青岛,又是一段难忘的旅程,期间发生了很多很多不可思议的事。然后又去了南浔和朱家角两个古镇,没什么好说的,千镇一面。


     来到张江后文娱活动明显减少了,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写写代码,看看电影,听听音乐。这学期能说的出来的活动十个手指就数的过来,其中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次星期三晚上逃掉思修课去香灰堂看云门舞集的表演,还有一次的话就是最近的淮海路快闪活动了,当然八月底的军训也算文娱活动的话(因为那几天就一直在玩)我很乐意把它记作一次。在张江的唯一好处就是可以让你心无旁骛地学术,就算是情侣也会把一起自习当成最好的交往方式。这学期感觉自己自学了很多东西,java和网页设计,如果数码艺术设计原理课要求的photoshop、illustrator、premier也算的话就又多了三个。。但觉得自己还只接触了个皮毛而已,没有学的很深,所以打算趁这次三叶草大赛在寒假里把学到的知识好好地巩固拓展一下。学期初计划的日语学习没有开展开来,算是这学期最大的败笔。


     最后说一下这一年来的心路历程。总的一句话就是对自我的认识越来越清晰。最近人人上闹得不可开交的倒公知事件,如果我是袁涛,我就根本不会和这帮人费这么多口舌还落得种种骂名,有些事情大家都懂的,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你把它戳破了人家反而要你赔偿了(当然这个社会还是要有异见者,我这种隐士要不得)。感觉周围的不少人都在浑浑噩噩地过日子,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也有一些人在按着自己的人生规划一步步地在努力,虽然这些人看起来会有些孤僻、特立独行,但我尊重他们、敬佩他们(可能我在某些人眼中也属于这一类人)。现在我渐渐学会了如何去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所以我把我维持了一年半的感情留在了2012年,孑然一身地迎接2013。


     我记得在西交交流时的最后一天,大家互相交流感情,我的室友,上交大三的一位非常优秀的学长(我称他茫然兄)说,经历是人最宝贵的财富。


         经历了2012年,我愈发觉得这句话很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