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已逝

算是我迷信吧,感觉2012真是个不平凡的年份,我在复旦目睹了三位大师的逝世,朱维铮,金重远,谷超豪。朱老师和金老师上学期还开课,可惜我当时没有去一睹风采。当我听到谷超豪先生逝世时,我苦中作乐的对自己说:上船去了。有人觉得这句话有失尊重,但事实上我觉得这表达是我们对逝者地位的肯定与对生者的宽慰。

梅雨季节的复旦感伤落了一地。天空是灰色的,横幅是黑白的,一排排的千纸鹤无言。

但行走在雨中的人们还是一如寻常,习惯了遇见,习惯了离别,撑起了一把把五彩缤纷的伞来抗拒天空。今天上复旦主页,发现主页的颜色成了灰色,不禁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