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黄昏

今天去北区吃晚饭,老鸭汤加一客小笼,吃的微饱。回去时觉得刚吃完饭,应该多走走,于是决定从北区推着自行车走回理图。黄昏的气温令人惬意,偶尔从青草地上吹来的晚饭更是如沙上柳棉。就这样慢慢地走,静静的思考,身旁不时骑过自行车情侣,心情莫名的平静。

发现北区新开了家理发店,偌大的房子里空空的只有一个人在理发,看外面的价格表发现比外面的理发店实惠多了,相比本超旁边那家已被移除的由两个中年妇女开的理发店好多了,一阵惊喜。沿途走过了相辉堂,堂主已去,相辉堂依旧还在,昨天刚有一场摇滚音乐会,六月一号好像还有一场《茶花女》的话剧,二号有《阴道独白》,可以说复旦传统剧目。相辉堂虽然失去了他早年在复旦的核心地位,但现在作为复旦学生文化活动中心的地位毋庸置疑。相草前慵懒地坐着个女生,似在沐浴黄昏。

我悄然走过,又经过了马锦明楼,子彬院,日本研究中心,都是相当洋气的建筑,代表着当代的复旦,而校史馆和一教似乎是从历史中慢慢走出来的,陈旧但给人温暖的感觉,仿佛那里麇集着无数自由而无用的灵魂。

走到理图附近时发现前面三个人在谈论理图,推测有两个是上交来参观的,还有一个是复旦的同学,他们对比复旦和上交的图书馆,说上交高端霸气上档次云云。我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发现被参天的大树遮住了天,只能瞥见破碎的黄昏。然后我突然会心地笑了下。我总喜欢在理图二楼的小自习室找个靠窗的座位,略微打开窗户放进一丝风,看书看累了就看看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或者那些仿佛伸手就能碰到的树叶,如今他们郁郁葱葱,到了秋天就铺满了路面,若有风,站在树下抬头看会发现那些发红发黄的树叶在半空中跳舞,整个人会情不自禁地陶醉其中。

​又想起了那句话,生命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