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小屋的东拉西扯

收到李冰然学姐的短信,说小屋春秋十周年特刊你写不写,这时我才想起五一前在本部的某个下午班时我承诺会写一篇,后来五一玩疯了就抛之脑后了,好在小盆友节还未到,我就安安静静地在星期五晚上码些天南地北无关风月的字,就当是壮士一去张江兮不复返前的话吧。

我第一次来小屋是大学报名结束后发现身上叮叮当当各种钥匙跳舞的声音觉得该买个钥匙扣,于是来到了礼品屋。对小屋的第一映像是空间很逼仄,狭隘的过道。当时当班的是谁我完全不记得了,我只记得走出本超后把玩了那个505的半月牙型钥匙扣很长时间(现在两面的图案都已脱落,不禁感慨岁月不饶钥匙扣啊)。

后来就是光华公司招新了。3108那场面,人山人海,红旗招展,抬起头看不见天花板。我被小屋的宣传单给打动了,觉得我和小屋的气场挺和谐的,所以就报了小屋。面试我的是翟墨姐和雨珊姐,当我说我是计科的孩子后,翟墨姐问我时间安排的过来吗(众所周知,光华公司是四大闲系的天下)还说如果因为我是计科的而最终没录用我她表示很遗憾,当时我的心就瓦凉瓦凉的。所幸后来我还是成为了试用工并通过了考试最后成为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小屋人。

第一学期我两个早班,星期三早班和竹子、董宏斌学长、李静,星期四早班和小胡、柏同、融融,从此我就爱上了当早班。一来可以逼迫自己早起,然后买完早点去曦园早读,七点半去小屋开电脑做表打扫。早班的情况,大家都懂的,各种自由,各种侃大山,各种玩,人人、豆瓣、BBS三管齐下,和李静聊电影,和小胡聊火影,和融融打蜘蛛纸牌 =。= (好久没见三位了,小胡从戎是否安好,李静是否还是天天晚上一部电影,融融实习有木有把公司的化妆品给用光。。)

除了固定板,不得不提的当然就是小屋传统的抢班了。抢班也是门技术活,手上功夫,说时迟,那时快,几个班就被秒杀。抢班让我认识很多小屋的帅锅镁铝,@保民兄,@罗继盛,@小小胡,@奕哥,@雅男,@陈亚敏,@徐蔚婕···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慢慢地融入了小屋这个充满着着欢声笑语的家。在复旦诸多社团或学生组织中,你很难体验到那种归属感和向心力,然而我很幸运地在小屋找到了。

这一学期小屋纳入了一批新鲜血液,发现好多漂亮的妹子,可惜都不是我的~~

这学期的固定班是和马凯、许馨文、小刀刀、保民兄、程晨、聂红、竹子,又是各种欢乐啊,星期天晚上各种吃货有木有,而且目测小屋又有新情况(暂时保密~)。唯一让我很遗憾地是,这学期小屋的春游被夭折了,江湾定向也因天公无情而告废,小屋人一起玩多开心啊。

时间是把杀猪刀啊,左一刀,右一刀,完了中间还一刀。我就要踏上去往张江的不归路了,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之感。但我还是会常回来看看的,小屋的亲们。小屋春秋上看过不少学长学姐的文章,都有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感慨,不知道当那种感觉降临于我时会是什么时候。但无论如何,我还是会大声地呼喊出:“小小胡,借我几个工时用用!”